首页 > 滚动新闻 > 正文

杭州云淘赛融疑云重重
2016-09-15 14:34:51   来源:中国杭州网-杭州时报综合   评论:0 点击:

  来源:法制与新闻杂志社 记者 邓玉杰 王武

  曾经有一段时间,一个所谓的“项目”,在徐华章的朋友圈几乎刷屏了。“无风险、高收益、高增长、高利润的互联网项目。云淘红包是继‘美团’、‘大众点评’、‘滴滴打车’后又一个超级互联网好项目!”对于不懂互联网又渴望转型的徐华章来讲,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商机。

  就是这样的一个念想,让他身陷投资漩涡难以脱身。

\

  图为杭州云淘赛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场所

  三大利好谱宏图 支付宝授权成谜

  据云淘红包的官网介绍,云淘红包是杭州云淘赛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淘赛融”)推出的移动应用,于2015年7月正式上线运营。

  使用云淘红包,云淘赛融对外宣称有三大收益,也称为三项年利润:

  一、支付宝付款收益估算:消费者使用云淘红包中的支付宝付款,云淘红包向商家收取支付款的千分之三作为手续费,而这千分之三的一半是给代理商的。以1000家商户每天营业额1000元计算,每天代理商的收益为1500元,一年的收益则为54万元。

  二、云淘买单收益估算:一个地区1000个商户,平均每天每户收款1000元,代理商收益为交易金额的0.5%,每天收益5000元,每月15万元,每年180万元。

  三、锁定会员收益估算:云淘用户首次买单即锁定为本店会员,商户永久享受本店会员在外店消费千分之一的额外收益,所属代理商同比例享有。商户锁定会员收益估算:锁定1000个会员,每人每天消费100元,商户每天额外收益100元,每个月就是100元/天*30天=3000元,每年就是3000元/月*12月=36000元。所属代理商锁定会员收益估算:36000元/年*1000个所属商户=3600万元/年。

  徐华章说:“当时来看,这3600万是双赢的。不仅代理商有收益,对商户也是利好的。”

  徐华章当时对此收益方式非常认可:“就美团和大众点评提成的点来讲,我认为云淘红包非常有竞争力。”

  要想成为云淘赛融的代理商分享如上的三大利好,需要交给云淘赛融代理费,项目刚开始的时候代理费为10万元。随着项目开展慢慢涨价到20万元,到最后,涨到30万元。代理费用中,包含软件技术费和保证金两项费用。

  为了让人相信他们所宣传的,云淘赛融宣称,云淘红包是被支付宝授权过的渠道推广商。

  “促使我拿下这个代理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云淘赛融称自己是支付宝渠道推广商,且云淘赛融CEO周锋承诺只要签了这个代理商,支付宝马上送1000家支付宝签约商户。”徐华章认为,有支付宝的当面付功能和这1000家签约商户,云淘赛融所称的54万元便是稳稳地进了口袋。他认为,代理商只要把商户签约进来,然后配合总部完善商户资料就可以了。

  徐华章讲述着当时的情景,并称自己在招商会的感染下,当即就交了2万元定金。在招商会的第二天,他将20万元交到云淘赛融,成功拿下一个区域代理。

  面对这三大利好谱出的宏图,全国各地的代理商跃跃欲试,他们纷纷交纳了10万元、20万元到30万元不等的费用,然后拿下了区域代理权。

  但这样的欣喜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正当代理商们紧锣密鼓地筹备时,一纸通告撞击了他们的发财梦。

  2016年5月,云淘赛融发函称与支付宝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对代理商来说,意味着云淘红包的第一项收益54万元没有了。令代理商不解的是,在云淘赛融的一份函件中,明明是已于3月16日便与支付宝终止了合作,但他们作为代理商却迟迟没有得到通知。

  “我就是看重云淘赛融是支付宝的渠道运营推广商才签约的。”河南区域代理商赵海(化名)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当时我认为,支付宝已经对其进行了审核,他们之间的合作是没有问题的。”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赵海先后共签约了7个区域,仅交到云淘赛融的费用就达120万元,其所在区域的运营费用已超过150万元。而这些钱,都是他从银行贷的款。

  “后来我才知道,2015年支付宝授权过的渠道推广商全国只有84家,根本没有云淘赛融,2016年支付宝把渠道推广商精简到20家,更没有云淘赛融。”赵海说,“如果是支付宝的渠道推广商,不仅能够使用支付宝的收付款功能,还能以支付宝的名义推广业务。从目前来看,云淘赛融仅仅是申请了一个简单的支付通道。渠道推广商和支付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任何公司五证齐全都可以申请支付通道,但要想成为渠道推广商,与支付宝合作是相当难的。”

  代理商们从未见过云淘赛融和支付宝的合作合同,但他们已经把钱投给了云淘赛融,“感觉有点被绑架了”,徐华章说。

  代理商分利微薄 拉人头返利可观

  分润,是云淘赛融内部的一个叫法,其实就是分得利益。

  云淘红包自2015年7月上线运营以来,已经一年有余,前前后后至少有300名代理商加入其中。

  “我们从2015年9月15日开展工作到2016年3月,一个区域签约商户突破2500家,远远超过了云淘赛融规定的1000家商户。但我们分润收入只有微不足道的200多元。”赵海说。

  但赵海还算是全国代理商中做得比较好的了,很多代理商根本没有分得任何收入。相对于微薄的分润收入,一笔隐晦的、公司从未明确宣传过的费用—介绍费,却可以带来可观的收入。而徐华章等人,一开始甚至不知道有这种费用。

  徐华章向本刊记者介绍,他在签代理合同并向云淘赛融交钱的时候,填写过一份关于介绍人的资料。云淘赛融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注册代理商的云淘账号需要他的介绍人给他一个授权码,这样他才能够注册成功。徐华章当时并不知道自己的上线(介绍人)是可以拿到回扣的。可当他签完代理合同后,招商部的人说:“徐总,你在广州那么有资源,这么好的项目应该让你的朋友们都参与进来,分享这个财富。你介绍一个人过来,交20万元的费用,你能拿到10%的介绍费,2万元。”

  徐华章坦言,他当时确实被这些话所吸引。后来,他的朋友陈华通过他成为区域代理,他因此拿到了17400元的介绍费(2万元扣税后的所得)。但招商部的人一直告诉他,这笔钱不是陈华的,而是公司给他的。

  陈华接触这个项目的初期,曾和自己的弟弟陈刚谈起过,陈刚也认为这可以成为一个副业。所以在陈华来云淘赛融考察项目的同时,陈刚也加入了,陈华也因此拿到了17400元的介绍费。

  据赵海介绍,云淘赛融有4个招商部,招商部每招到一个代理商或者说他们的下线招到一个代理商,招商部负责人都可以拿到6万元,这其中的2万元再给直接介绍人。

  本刊记者在招商部的一份文件中看到:代理商直接介绍10个代理商过来,就可以成为云淘红包招商经理,10个之后还能再招到代理商,介绍费则提升到每个3万,享受一级级差(如C介绍了A成为代理商,C拿3万,如果A又介绍了B,公司奖励给A2万元,再奖励给C1万元)。

  徐华章说:“后来才明白,云淘红包根本不想通过经营盈利,而是靠拉人头收取费用。”

  APP频频升级换代 为赚钱还是圈钱

  “压根就是为了圈钱。”徐华章说,虽然他加入的初衷不是为了拿介绍费,但不得已还是陷入其中了。

  在短短的一年时间中,云淘红包APP频频升级换代,从1.0、2.0、3.0到4.0。徐华章认为,软件的升级就是不断推倒重来。他说:“2.0把1.0的支付宝当面付的54万收益弄没了。”

  “他们一直这样否定下去,其实就是否定了他们承诺过的三种收益。”赵海这样评价云淘红包APP不断改版的原因。

  而在赵海看来,最后的4.0版更绝,已经不需要代理商了。

  同时,云淘赛融还会不定期的举行招商会。其实招商会的目的就是要求代理商继续拉人头进来。赵海说:“我认为这就是一个传销的开始。”

  尽管不太愿意,但是迫于公司的压力,赵海最终还是在他所在的区域举行了一场招商会。

  而对于招商会上所宣称的3600万元的年利润,赵海是这样反推的:“按照4.0的版本,想要做到年收入100万的话,营业额要达到2.5亿元。美团在当地做得最好,营业额也只有600多万。所以说反推一下,3600万元的年利润是不可能的。但大部分代理商在招商会现场那种环境下,被3600万元吸引、迷惑,鲜有人去反推想得到这个收益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可现实毕竟摆在那里,后来代理商失望至极,纷纷来退保证金。

  在位于杭州市滨河区智慧e谷大楼B座5层的杭州云淘赛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大厅,记者看到一些人正在为见不到CEO周锋而发愁。一名安徽蚌埠的代理商无奈地说:退保证金的手续都办完了,就等着周锋签字,但迟迟不见周锋的影子。

  一位云南的代理商一边填着退款金额,一边小声央求道:能不能给我全款退了啊?站在她身边“指导”她填写的工作人员称:不可能,且理直气壮地补充道:“合同里面写得清清楚楚,只能退保证金。何况没有人拿枪逼着你签合同,退的话也是你自愿的。”

  记者在云淘的半个小时,来自全国各地的代理商陆陆续续地来办理退款手续,但没一个人等到周锋的签字。

  还有一些人一边抱怨着见不着负责人,一边嚷嚷着去工商局投诉。

  当记者表明采访意图时,云淘赛融的工作人员称领导都不在。

  云淘红包被质疑 传销模式当警惕

  在一份名为《云淘红包项目商业计划书》中载明:“董事长:王洪涛。”

  王洪涛是谁?所有代理商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徐华章告诉本刊记者:“王洪涛是真正的传销大亨。从‘美人海’到‘异联’再到‘云淘红包’,都是他做的,模式几乎一模一样。”

  8月15日上午,本刊记者来到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政治处,就了解到的情况进行了相关咨询,其负责人告诉记者:“传销和直销,要根据公司内部运转模式,包括公司营销的模式去判断。”记者之后了解到,同日下午,滨江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去云淘赛融公司了解了情况。第二天,记者从分局政治处获悉,经侦大队已经受理这个案件,目前处于调查、取证阶段。

  8月16日上午,本刊记者来到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稽查大队了解情况,该稽查大队的俞大队长告诉本刊记者:“公司招代理商和推销商是合法的,关键要看有没有使用非法手段。”

  同时,俞大队长依据《禁止传销条例》分析了传销的三种形式:交纳入门费,拉人头、团队计酬,形成层级、上下级关系。看过一些云淘赛融的资料后,他说:“传销涉及到众多人的利益,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我们去调查。”

  徐华章告诉本刊记者,他将对云淘赛融提起刑事控告。徐华章委托的律师认为,云淘科技策划、推广云淘红包的行为与法律规定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构成要件基本相符。

  云淘红包属不属于传销,还有待相关部门调查之后给出答案。

\

  图为在云淘赛融公司的宣传墙上,依旧标注着:云淘红包是支付宝渠道推广商。

  原文网站

杭州云淘赛融疑云重重

编辑推荐

相关热词搜索:疑云 杭州 云淘赛

上一篇:“情暖中秋 爱在平安”致敬城市最可爱的人活动圆满结束
下一篇:网贷之家还值得信任吗?

分享到: 收藏